Tag标签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浏览量

第十三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(6)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5-09

  在拜祭仪式上,阿念本来一直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小夭的笑话,没想到小夭最后穿的礼服比她毁掉的那一套更华美、更

  阿念差点想冲出去,撕毁小夭的礼服,毁掉小夭的妆容,毁掉小夭也毁掉自己,但母亲紧紧地抓住了她,眼中含着恐惧和哀求,她可以蛮横地对任何人,唯独没有办法那样对母亲。

  她送了母亲回宫,却觉得自己在承恩殿再待不下去。从小夭回来后,这座宫殿不再是完全属于她的家。

  阿念策着玄鸟坐骑,离开了承恩宫,她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她只是想暂时地逃离,不想听到所以的欢声笑语都只是为了小夭。

  玄鸟漫无目的地飞着,阿念累了,玄鸟停在了大海中不知名的小礁石岛上。礁石岛小得比一艘船大不了多少,阿念抱膝坐着,看着浪潮从四面八方涌来,碎 裂在她身旁,像怪兽一般发出轰鸣声,往常她早就害怕了,可今夜她不觉得害怕,甚至觉得最好真有一只怪兽出来,反正父王和哥哥有了小夭,他们都不再关心她。 她觉得最好她被怪兽咬成重伤,奄奄一息时,父王和哥哥才找到她。他们痛苦自责内疚,可是已经晚了!阿念从幻想父王和哥哥在发现要失去她的痛苦中得到了些许 报复的快感。

  又一波浪潮涌来,一个白衣白发、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坐在浪潮上,微笑地看着阿念,柔声说:“很痛苦吗?你的父亲和哥哥都抛弃了你。”

  阿念认出了他,是那个和小六一起绑架过她的九命相柳。也许因为上次所以的坏事都是小六做的,相柳给阿念的印象并不坏,阿念很紧张,却并不害怕。

  相柳笑,“你说呢?整个大荒都在谈论高辛大王姬,我自然也有点好奇,所以来凑个热闹。”

  相柳微笑着说:“如果没有她,你仍是高辛独一无二的王姬,是父王唯一的女儿,是哥哥唯一的妹妹,可是她莫名其妙地跑饿了出来,夺走了你的一切,难道你不想报复她吗?”

  阿念紧咬着唇,不吭声。她知道她不该和相柳做一交一易,哥哥曾恼怒地骂过他是魔头,可是……这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一交一易,只有还不够分量的诱一惑 。

  相柳柔声说:“我承认我有可能想杀轩辕的王子,但绝不会杀高辛的王姬,我们神农义军绝不想得罪俊帝。”

  相柳凝视着阿念的眼睛,一温一柔地提议:“你觉得好好折磨她一番,却不取她的性命,怎么样?”

  阿念觉得这么长时间以来,终于听到了一句顺心的话,她问:“怎么才能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?”

  相柳微笑着说:“你是高辛王姬,什么都不缺,难得有一件我能为你效劳的事,我当然很乐意。你也知道我们神农义军的处境,如果日后有可能,希望王姬能帮我一次。”

  小夭一边喜悦地眺望着礁岩上的人影,一边忐忑地走着。突然,一枚小石子砸到她背上,小夭回身,看到阿念远远地站着,冲她挥了挥手,好像要她过去。小夭朝着阿念走过去,阿念却一转身,消失在了树丛中。

  阿念的身影在树林中时隐时现,她自小在五神山长大,远比小夭更熟悉五神山,她的灵力又比小夭高很多,只要她想,甩掉小夭很容易。小夭已经看出来阿念在故意逗引她,不过,她倒要看看阿念究竟想干什么。

  她们从树林里的小道穿过,来到了山的另一面,阿念站在海边的悬崖上冲小夭挥手。

  阿念从头到脚地仔细打量了小夭一番,表情十分复杂。小夭也在打量阿念,猜不透阿念想做什么,就算阿念把她从悬崖上推下去,也摔不死她。

  阿念捏碎了贝壳,突然向小夭冲了过来,小夭叹气,“你不是真想把我推下去吧?”她想闪避逃开,阿念用冰剑封锁住小夭的退路,站在了小夭背后。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yabo亚搏网页版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©yabo亚搏网页版

备案号:豫ICP备11024441号-16